快狗打车赴港上市以“流血”的方式

  基于材料审查与政策监管等多种因素,之前一段时间所谓的第二波物流企业上市潮有了些许平静。如今,这种平静被被一家同城物流企业打破了。8月27日,香港联交所披露,快狗打车(GOGOX)递交上市申请文件,中金、UBS、交银国际、农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众所周知,快狗打车前身为58速运,2017年其与GOGOVAN合并,2018年更名为快狗打车。这种历史背景,也体现在了如今快狗打车的股权结构上。文件显示,快狗打车的主要股东基本可以分为三部分:58 Daojia、GoGoVan Cayman以及阿里系。其中,58 Daojia直接持有51.2%权益。

  就管理层看,陈小华为执行董事、董事长,何松和林凯源为执行董事兼联席行政总裁。其中,陈小华与何松均为58背景,林凯源是GOGOVAN创始人。从目前分工上看,除集团整体战略外,林凯源也主要负责快狗打车海外业务的经营。

  除此之外,南宁生产反应釜供应商,在快狗打车董事中,也不乏行业知名人物,比如非执行董事帅勇、独立非执行董事关明生。

  文件显示,快狗打车定位为“拉货的打车平台”,其以中国大陆的“快狗打车”,香港和海外市场的“GOGOX”两个品牌服务于全球个人、中小企业和大型企业,致力于为货主随时随地提供拉货、搬家、运东西等的短途货品运送及交易服务。目前,在亚洲五个国家及地区(即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的3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截至2021年4月30日,平台已有约2480万名注册托运人、450万名注册司机。

  2020年,来自约320万名托运人的2710万份托运订单在其平台上完成,产生的交易总额为27亿元。文件引述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称,按2020年交易总额计,快狗打车是中国内地第二大在线同城物流平台,也是香港市场领导者。但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名列第二,快狗打车的份额不过5.5%,而排名第一者份额则是54.7%。而且无论是排名第一者,还是排名第三者,业务也不单单覆盖同城货运。

  具体来看,快狗打车2018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4.53亿元、5.48亿元、5.3亿元。对于2020年的微降,快狗打车称,一方面是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是因为内地市场的激烈竞争。不过今年上半年,快狗打车已经重回增长。2021年前4个月,其营收为1.93亿元,而上年同期的营收为1.28亿元。

  快狗打车有着众多互联网企业的共性:亏损。但近几年,快狗打车的毛利持续走高,亏损额度也不断下降。

  2018年~2020年,其毛利分别为1.04亿元、1.73亿元、1.83亿元,同期毛利率分别为23.0%、31.6%、34.6%。今年前4个月毛利为6864万元,上年同期毛利为3250万元,毛利率也由25.3%上升至35.5%。2018年~2020年,快狗打车分别录得亏损净额10.71亿元、1.84亿元、6.58亿元,经调整亏损净额分别为7.84亿元、3.97亿元、1.85亿元。2021年前4个月经调整亏损净额为5178万元,上年同期为8700万元。

  快狗打车的业务模式并不复杂,通过搭建一个在线同城物流平台,链接起了托运人与司机。招股书显示,目前快狗打车的服务由三部分组成:平台服务、企业服务和增值服务。

  通过智能派单系统将司机与托运人进行实时匹配,覆盖从大宗货物同城货运、轻件一小时或当日快递服务、到住户搬家服务。

  快狗打车文件披露,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今年前4个月,平台服务分别促成约3130万笔、3210万笔、2590万笔和750万笔货运订单,交易总额分别约为30.4亿元、30.07亿元、23.93亿元及6.84亿元。同期平台服务的中国内地每笔订单的平均交易总额分别为94.6元、89.6元、88.0元、85.9元,海外市场每笔订单的平均交易总额分别为109.6元、115.2元、114.4元、110.2元。

  快狗打车的收入来自司机使用平台为托运人提供物流服务而收取的服务费用。从上述报表中不难发现,无论是内地还是海外,快狗打车的平均抽佣率逐年上升,2021年中国内地市场平均抽佣率已达11.7%。2018年~2020年,平台服务收入分别为快狗打车带来了约1.68亿元、2.38亿元、2.26亿元营收,今年前4个月则是约7483万元。

  为企业客户提供计划和按需同城物流服务,并通过平台司机完成托运订单。这也是快狗打车营收的主要来源,2018年~2020年,企业服务收入为2.80亿元、2.92亿元、2.89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61.6%、53.2%、54.6%。今年前四个月相比去年同期该部分收入有所增加,达1.12亿元,占总营收的57.8%。

  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今年前4个月,快狗打车分别为企业客户完成约110万次、130万次、130万次和40万次物流配送,交易总额分别约3.17亿元、3.06亿元、3.01亿元和1.15亿元。同期,企业服务在中国内地每笔订单的平均交易总额分别为501.3元、406.4元、339.5元及326.0元,在海外市场每笔订单的平均交易总额分别为151.3元、169.4元、207.8元及233.3元。

  截至2021年4月30日,通过企业服务,快狗打车已累计为超过33,000名中小型企业及大型企业提供服务。五大客户的收入分别占快狗打车2018年、2019年、2020年及今年前4个月总收入的30.3%、21.0%、20.2%和18.3%,其中最大客户产生的收入分别占其总收入的9.5%、7.8%、7.0%和6.1%。

  为生态系统中的参与者提供增值服务。比如在中国内地,向司机提供定位加油站和车辆维修保养中心的相关讯息,并向这些服务提供商收取佣金。与汽车制造商和经销商合作,为打算购买或租用车辆及选择加入平台的司机提供折扣价,并向制造商和经销商收取推荐佣金。该部分收入占总营收比例较低,截止到今年前4个月,依然不过3.5%。

  从以上数据中,不难看出快狗打车的尴尬之处:横向看,虽然其市场份额位居行业第二,但是距离第一差距巨大,且滴滴货运、运满满的加入,也加剧了市场竞争。纵向看,除了客单价不断走低,其用户数也呈现出颓势;文件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以及截至今年前4个月,分别约有450万名、420万名、320万名及130万名托运人通过其平台交付了货运及货物,并有超过21万、27万、23万及10万名司机通过平台完成订单。而其亏损额度的不断下降,很大一部分原因也在于压缩费用,2018年~2019年,其销售及营销费用减少了43.5%,一般及行政费用减少了33.1%,研发费用由减少15.3%……对“烧钱”的控制,又直接影响了其市场竞争力。

  于是,在行业竞争激烈的背景下,快狗打车过去一段时间也迎来了“输血”。文件显示,快狗打车的流动负债净额,2018年末为2.87亿元,2019年增加21.5%,2020年进一步增加55.6%,达到了5.44亿元。对于原因,快狗打车称,“我们与天津五八到家生活服务有限公司的借款及58 Daojia向我们提供的免息资金;及由于我们在经营中使用现金而导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

  而截至今年前4个月,快狗打车的流动负债净额降至2.95亿元,主要由于控股股东58 Daojia同意豁免应付58 Daojia Inc.及其联属人士的所有未付款项。此外,今年6月,其还与58 Daojia等投资者完成C轮融资,总额约4.10亿元;另外,B轮投资者之一也行使了购股权证,认购13,068,244股B轮优先股,总额约1.61亿元。

  不过,亏损依然是快狗打车要面对的问题。在提交的上市文件中,快狗打车详列了多个方面的风险因素,其中就包括:自成立以来,我们已经产生重大亏损,短期内可能无法实现盈利;我们于业绩记录期有净流动负债、总亏绌及负经营活动现金流,这可能使我们面临流动性风险。对于一家互联网企业而言,这似乎是常见现象,毕竟采取的策略是“烧钱换增长”,但从快狗打车披露的数据看,难免显得有些增长乏力。

  不仅如此,当下的政策监管,也让快狗打车面临着不确定性。近一段时间,平台经济、用户数据、网络安全、VIE架构等可以说备受关注,称之为监管与舆论的“风口浪尖”也不为过,之前曾有传闻大批互联网企业暂停了上市。而快狗打车也带有上述企业特征,虽然其选择了赴港上市,而非赴美。但是相比以往,当下的环境的复杂性与不确定性,不得不让人反思,此时上市是否是良机?快狗何以这么着急?

  疑问难消。聚焦到行业本身,在文件中,快狗打车也描述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市场:按交易总额计算,亚洲同城物流市场规模2020年为3,860亿美元,预计2025年将增至6,029亿美元;中国内地同城物流市场规模2020年为12,305亿元,预计2025年将增至21,213亿元。

  这样一个市场也存在着多个痛点,比如,托运人与司机均高度分散,传统模式导致托运人的成本增加、等待时间延长和对服务质量不满意的情况。在缺乏集成匹配平台的情况下,司机严重依赖中间商获取托运订单,导致车辆利用率低、代理成本高、收入可见度有限。另外,定价不透明,责任没有明确界定,导致潜在的纠纷及安全问题。

  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普及和技术的进步,由技术驱动的物流平台正在崛起,预计同城物流市场的线上渗透率将不断上升。快狗打车也着重介绍了其技术能力,其称,“我们利用先进的技术和人工智能驱动的算法创建能够快速有效地响应动态用户需求的弹性物流解决方案”。目前其技术包括需求预测、智能派单、自动订单定价、优化路线推荐、数字化司机评价、风险管理等等。快狗打车称,“我们认为我们先进的匹配系统及路线优化技术有助于我们优化佣金、运输费、托运人成本、司机收入并最终有助于我们的财务表现。”

  基于上述策略,快狗打车此次上市募资用途包括:用于扩大用户群体及增加品牌知名度;开发新服务及产品以增强变现能力;用于寻求战略合作、投资及收购;提升技术能力及增强研发能力;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企业服务是快狗打车的主要营收来源,为此其也加大了服务力度:比如通过专门的企业客户服务团队为企业客户需求提供定制解决方案。2020年,快狗打车还在内地正式推出“快狗专送”服务,解决社区团购平台最后一公里配送的配送履约需求。快狗打车强调,其已与中国内地主要社区团购平台和社区电商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并称将进一步挖掘社交电商及社区团购等新兴行业企业客户的物流需求。除此之外,快狗打车还披露其已于2021年与丹鸟物流达成物流服务框架协议。

  同样也可以看到,海外市场正在成为快狗打车的主要收入来源:2018年、2019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4月30日止四个月,海外业务所产生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26.5%、35.4%、47.2%及49.7%。基于此,快狗打车计划继续进一步拓展香港、新加坡、韩国及印度的现有市场份额,并通过战略伙伴关系、投资和收购等方式开拓亚太地区的其他潜在市场。

  此外,快狗打车披露,于业绩记录期,其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新加坡的司机次月留存率为75.6%。这也显示出了司机对平台的忠诚度。快狗打车称,其智能派单系统为司机匹配附近的订单。为维持司机的正常收入水平并避免恶性竞争,其密切监控各地理区域可用司机的人数,并通过调整市场营销策略,主动平衡司机人数及市场需求。快狗打车也强调,“数据隐私和安全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将不断加强我们的数据保护和风险管理系统以维护我们的系统”——这或许可以视为其对当下政策等的回应响应。

  快狗打车还在文件中表示,其采取可持续的方法进行业务扩张并注重提升服务质量和运营效率。并称不再过于依赖补贴和优惠券形式的奖励,而是通过多种渠道获得用户,包括现有用户的口碑推荐及现场直销。2020年,平台的大多数新注册用户由现有用户推荐。快狗打车称,在中国内地,其已开发出高度可扩展和可复制的扩张模式,并取得了成功的往绩——这或许也解释了前述规模与亏损变化的原因。

  文件披露,快狗打车希望成为一站式物流平台。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其计划推出新的服务和产品,以提高变现能力。“我们拟为我们生态系统中的托运人、司机及其他参与者扩大增值服务范围以加速飞轮效应,例如仓储、库存管理、电子商务整合、订单管理、提货及包装以及跨境运输服务。”

  不得不说,这是个庞大的目标。只是不知道,接下来资本市场是否会为快狗打车的梦想买单?且不说前述业绩,仅是其所在的市场实际规模也多少有几分无奈——同城物流市场虽大,但是线%。香港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